hyplane

爱艺术爱旅行想要追逐却又无能为力的苦逼伪女文青♥

温暖如棉

我想起小学放学去捡木棉回家,高中有棉絮伴随着我三年的记忆

留一句深白:

木棉花开了。

我是没看到的,是我的小伙伴告诉我的。我们学校没有木棉,可她们看到木棉纷纷发图给我,真是温暖呀。

初中的时候,学校有三棵木棉树,有一棵结的花是橘红的,另两棵偏正红。我比较喜欢正红。很多人会觉得红色太艳,可我却觉得红色有一种沉静的安慰妥帖。而木棉花在很多人眼里也是很艳的花,在我这,倒觉得很是厚重温暖又踏实。学校的木棉花树长的很高,开花的时候抬头望去感觉像是嫁娘的红妆。木棉花落地多半是败落枯萎了,可还是有同学摘去插在笔筒里。我有时也会插一朵红棉在车篮子上,一路红花携清风的骑回去,感觉自己好像也变得好看些许了。

但最惹人怜的是木棉花结出棉花的时候,由于木棉树长在操场边上,一到结棉的季节,稍稍刮起风,操场飞飞扬扬的棉花颇有“未若棉花因风起”的感觉。这时候住校的大爷大妈会拿个袋子去操场捡棉花。当时我好奇,啊这能做什么用呢。问了才知道,他们习惯把棉花晒干了来填充枕头。听了我很是跃跃欲试,也拎个袋子屁颠屁颠地跑去捡了一袋。后来我们班上一个对我很好的男生知道我的行为后,自己也跑去树下捡了一袋给我。我记得我当时煞是不好意思好像轻轻的一袋棉花变得好重好重都接不过来。

回了家我把棉花装在篮子里就搁在枕头边上。做枕头是不够的,可是棉花有一种温暖的气息,我跟小伙伴说,感觉很像刚洗掉泥土的花生的味道呃。。她们觉得好神奇,明明不沾边,可闻着也觉得确实很像。哈哈,把半个脸颊埋进去的时候就像掉进了棉花糖里呀。

我睡觉不安分,早上起来常发现脖子有三三两两粘上的棉花。我又是个糊涂的人,常常没发现。去了学校一个好朋友连着两天看到我脖子上的棉花,半是无奈半是随意的帮我弄下来。那时候就矫情的觉得,哎呀真是比棉花还温暖啊。

后来高中去了县城的学校,初中的好朋友也都没在同一个学校,我们学校也没了木棉。可是有一次坐车去学校的时候偶然看到那个小县城原来也有老家的木棉树。到了校很高兴的跟要好的小伙伴讲了,说,我要带你去看一棵开花的树啊啊。。后来真的去看了。我们都是寄宿生,所以都没有自行车。可这一点也不难。我不止一次拉着她在晚自习的时候偷偷牵一辆校园里没上锁的自行车,骗过保安溜出校园,然后去附近的地方。有时候去要过三个红灯的地方,有时候去要爬一个坡的地方,有时候去要骑半小时的地方,小伙伴不会骑自行车,我身子也瘦小,常常骑得累死,可是还是很开心。有时候我们也可能不去看花看树,可能只是去河滨路晃哒晃哒,可能连去哪里也不知道,也可能只是去吃一份加辣凉皮。自行车要赶在晚自习结束前回校放回原位,所以有时候赶时间赶得气喘嘘嘘。

哈,木棉花啊,比棉花还要多的故事。

昨天一个小伙伴发了好几张她们学校的木棉给我。之前一起去看花的那个小伙伴也发过给我,可是还是很开心。是木棉啊木棉,啊啊啊,好爱你。我嬉皮笑脸的跟她说。她说,嗯嗯,木棉哦。其实随着年龄的增长,对一些东西的喜欢变得不偏执不声张了,倒是因为一些东西而感受到的情谊,让人心滋喜悦和感激。我记得高中时她们想到一些东西的时候总会说一句,啊,这是**喜欢的,啊,她要是看到可开心了。是很开心,知道自己被放在心上的开心。

昨天晚上有点晚睡,想到一些事感慨便层层翻涌。那时候我给这个小伙伴发扣信,反反复复一句你睡了没啊你睡了没啊。。知道她睡了,还是自顾自念着。我说,我是个多么拧巴的女孩啊,现在的我多么想和你说说话,可这些话是怎么也讲不出来的。

当然不是她不可托,不是对她不可语,只是真的有些话说不出口呀,千回百转就是梗在那里。亲近的人,也有难言的语。

早上她回我,逗比,说不出口的时候就找个陌生人就写信^_^。

对啊,我们都是最习惯和彼此说心事说开心说郁闷的朋友,但不用什么都说。都说女生间的友情是靠交换秘密建立起来的,可是有些事情,作为朋友的我也不会让你一定要告诉我的。我们都知道彼此都愿意分享,都愿意听,也都能理解,但是也都能明白亲近的人也会有欲言又息的缄默。可能是我的坚强,也可能是我的脆弱。

很喜欢现在这个季节,常有凉凉的风,加上我穿的偏薄,所以常觉得微凉。可是微凉更易感知温暖呀。没有木棉的地方,没有棉花的四月,没有一起去看花的最旧友,我还是能感受到如棉温暖。

知道陪伴一直都在。

 

 

 



评论
热度(93)
  1. 罒v罒萌留一句深白 转载了此文字
  2. 辞灵人留一句深白 转载了此文字
    印象中记下三角梅是因为孩子的一首诗,春天遗失的唇?太久,记不清了。从那时起就开始逐渐关注起它来。简中
  3. catherine留一句深白 转载了此文字
  4. 枝上柳絮留一句深白 转载了此文字

© hyplane | Powered by LOFTER